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讨论(1/2)

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,也都知道联合刺杀的麻烦与难处,但也都没有提出质疑。

谁主张谁举证。

既然是田横提出了方案,自然也由田猛解决问题。

如果他解决不了……那就没根本没有谈的必要了。

也确实不用他们主动提出质疑,田横主动说了联合的难处:

“我知道,你们心里肯定对联合刺杀有很多疑虑。”

“这个问题我不可能当场就完全解决,但这件事既然是我们田陈一族率先提出的,我们肯定会承担起应有的责任。”

“根据我们目前得到的消息,嬴政的祭礼要等到四天之后,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一点一点解决问题。”

“而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……谁打算加入?”

田横环视一圈,还是没人回应他。

众人神色不一的盯着田横,心中各有各的盘算。

这是田横提出的第一个问题,也是注定最难得到回应的问题。

在场的人都是各自势力的高层,但真正能一言九鼎,乾纲独断的人却不多。

是否明确加入田氏一族提出的联合刺杀行动,肯定得回去之后商议一番才能有定论的。

田横现在问,注定得不到答案,但……必须得问一句。

他不问,人家之后如何给他回复呢?

这是必须的流程,哪怕很没用,也得走这一步。

当然,以田横的脾性,这些话都不是他能说得出来的。

今天这场会面本质上是田儋召集各大反秦势力会谈,田横只是他大哥的嘴替而已。

屋内陷入了沉寂,片刻之后,终于有田横以外的人说话,打破了僵局。

说话的人是盗跖,代表墨家参会的是他。

至于为什么是他……当然是因为他跑得快,安全系数高。

雪女不是很喜欢和不熟悉的人打交道,逍遥子和盖聂身份不合适。

不管田横,或者说田氏一族要谈什么重要的事情,第一次会面都不可能直接敲定,既然如此也没必要让班大师过来。

派个盗跖过来听一听什么内容就足够了——顺便一说,人宗干脆没派人来,直接让盗跖顺手兼职了。

而现在,盗跖提出了一个疑问:

“照你的意思,是打算在峄山就直接动手,不等泰山封禅了?”

联合刺杀这件事今天肯定谈不成,但肯定要尽量解决个中的顾虑与问题。

能直接谈成的部分就谈好,谈不成的后面再慢慢商议。

盗跖就是提出第一个问题的人。

田横直接点了点头,“没错,我们不打算等泰山封禅,直接把握峄山这个机会。”

从理论上讲,泰山封禅那个机会其实更合适。

因为泰山比峄山大得多,封禅仪式也比峄山祭礼要复杂的多,步骤环节都要多得多。

而更大的空间,更多的步骤,就意味着更多的空子,更多的漏洞,更多的机会。

无论是刺杀时的机会,还是脱身时的机会。

而嬴政能调动的防守力量其实差别不大,主力始终是韩信率领的几千百战穿甲兵。

这些反秦势力之所以早早就来峄山蹲守,也不是为了在峄山动手,而是提前观察。

不管有没有用,先观察着,反正风险不大。

随着田横给出肯定的答复,立刻就有人跟上继续问道:

“峄山动手的风险明显更大,你们为什么这么选?”

“因为古寻。”田横撇着嘴给出了回答,似乎不是很情愿的样子,“那位帝国国师是一个不可控的巨大风险。”

“我们得到了确切消息,泰山封禅他会参加,但是峄山祭礼应该没有他的参与。”

这个回答一出,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热议,细碎的窃窃私语不绝于耳。

田横话里对古寻的评价,基本上是所有人的共识。

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意面对的大麻烦。

在田横没有说出古寻会参加泰山封禅这个情报之前,绝大多数反秦势力对此的判断都是他不会参加。

一方面,古寻一向深入间出,并不热衷于参加抛头露面的活动。

另一方面,则是因为扶苏的贬谪,长公子派系失势,很多人随之重新审视古寻和嬴政的关系。

作为帝国国师的古寻得宠与否,对他们这些江湖人来说区别不大,因为该打不过还是打不过,该惹不起还是惹不起。

但对他们的刺杀行动来说,这区别就大得多了。

有人忍不住质疑道,“消息属实吗?”

“绝对可靠。”田横不假思索地回道,“我们确认了,古寻现在已经从桑海消失。”

众人的议论声登时更大了。

最为淡定的反而是盗跖,毕竟墨家基本早就认定了这件事。

不过这群反秦势力的人现在最关心的反而不是古寻会参加泰山封禅,而是他会不会参加峄山祭礼。

“你确认峄山祭礼不会有他的参与?”另一个人在人群中问道,语气有些焦躁。

田横考量了一下后,摇头道,“没法完全确定,只是就目前的情报来看,他不会出现。”

周围的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反而没人作声了。

田横无法给出百分百的保证,那就说明古寻还是有可能出现,最多就是概率低点。

有可能,他们就不得不在意这个可能性切实发生以后的后果。

毫无疑问,后果很严重,非常的严重。

低概率但高风险……这种情况会让人很为难。

直接放弃不甘心,但冒险继续下去的话……可能血本无归。

在沉默中,所有人勉强达成了共同的默契——这个问题暂且压下不管。

联合刺杀只不过起了个头,古寻这种麻烦问题可以放到后面再议,现在还是节约时间,继续下一个问题为好。

“你们有更详细的计划吗?”有人打破了沉默,向田横问道。

田横也乐见古寻这个话题被略过,咧嘴点了点头,“当然,不然怎么会找你们?”

“我们有很详尽的办法,嗯……很有价值的那种。”他强调了一句,然后说道,“不过关于这个计划,只有真正下定决心参与的人,才能得知有关计划的内容。”

“希望诸位能理解,尽管我们每一个人代表的组织是同一战线的,但并不代表每一个人都可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笔下文学 . www.xxbixia66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